2020-03-23
余秋雨大师人设崩溃,是因文人相轻么?还是因

余秋雨大师人设崩溃,是因文人相轻么?还是因为网络这面照妖镜?

作为一个不喜欢读散文的文学爱好者,我本来不知道余秋雨是何许人也?


是因为,2009年吧!网上谁发起新中国60年“十位最差作家”排行榜,易中天和余秋雨一个被排在了榜首;一个位列第二。


明眼人或者有点文学常识的人,都知道这样的排行榜纯属网民娱乐,是对作下载牛牛游戏家们开了一次玩笑,可看到余秋雨后来的一系列抵触行为,看来余秋雨反而是对网民的“差评”当真了。




后来,在各种“余门”的嘲弄声中,余秋雨“红颜”一怒关闭了数亿阅读,也是其在网上展示个人人设的新浪博客。


从此这位带着红顶子的教授级别的作家,在互联网上沦为跟抄袭作家郭敬明一样,成为了大众的“娱乐明星”“消费对象”“调侃靶子”。


最差作家,显然就是最没文化的作家?这听起来多么的矛盾?


作家都应该是学富五车,又想象力特别丰富,下笔千言如高山流水,还人品端正的人,怎么余秋雨就成了最没文化的作家呢?网上一查,好家伙,这个余秋雨的名头还不小,竟然是上海戏剧学院院长?


这院长,在教育也官本位的时代,这余秋雨,应该还是个不小的官吧!怎么就有人敢于恶搞?敢给余秋雨扣上一个“10位最差的作家”的高帽子呢?


正版的欢乐炸金花下载

也是从十年前,那次“10位最差作家”排行榜,让俺知道文坛上有个被称为“南有余秋雨”的大师级作家,余大师在纸媒时代,出版发行的书籍文章一时洛阳纸贵,成为了一个时代的文霸,竟然有不要脸理论家把余秋雨大师在文坛的座次,抬到了鲁迅的前面。




这还了得?要挡在鲁迅面前成神,要把已经占据了我们心智的文曲星下凡的鲁迅,从我们心智里替换成余秋雨?文坛后浪推前浪嘛!


在这个新人辈出的当代文坛上,俺从此开始彻底关注余秋雨大师了,但当互联网成为传媒主流后,网民里这些眼里不揉沙子的群体,开始倒余,让余秋雨的人设在网络语境下如汛期河流,决堤崩溃了。


这些天,因为疫情防控下的生活,俺宅在家里无聊至极,就翻腾昔日网文,今天就从如下三个方面聊聊个人对余秋雨大师的人设崩溃几点看法:


余秋雨太享受被捧上神坛,被舆论祭祀了

一个人尤其文人作家们,千万要头脑清醒,不要最爱斗牛下载忘乎所以。俗话说文无第一,武无第二。尤其又在咱们这个文人相轻的文化土壤里吃喝拉撒睡的文人作家们,要学会谦虚的同时,更要在做人上严以律己。




犯错误了一定承认,该道歉的就向公众道个歉,如果老是犯错误还坚决不道歉并且强词夺理,就为了维护自己在“神坛”上的光辉人设,认为道歉就“没脸”了,要知道,一个人的脸不是完全靠自己维护的,而是别人给你的脸。


文人作家的脸肯定是读者粉丝们给的,千万不要干给脸不要脸的愚蠢之举。就像我们的余秋雨大师,是批评你,是鸡蛋里挑骨头专门盯着你挑刺的人,其实才是关注你的读者和粉丝。


因此,对读者粉丝们的挑刺要理智客观地回应。如果总对读者粉丝的“指正”不理不睬,认为自己俨然真就是玉皇大帝老儿了。


纵观余秋雨大师,从他的在作文言谈行为上,早把自己当成了玉皇大帝老儿,轻飘飘地享受着舆论的祭祀,享受着人间一柱香,谁要敢去动余秋雨祭坛里的一根香,依然封神的大师就浑身不自在,像被倒捋了驴毛一样,毛发直立,立马从祭坛上跳起来开始自卫反击。


余秋雨大师是太注重个人的人设了,宁可被骂,也不认错,这点就不讨部分读者和粉丝的喜欢了。






网民要的是一个作家的一种态度,余秋雨对网民太傲慢

近20年来,网络,这个开始不被传统作家重视的“工具”,逐渐发展成为了大众获取信息的最重要的渠道之一,没有之二。不断看到报刊倒闭关门大吉的消息,就是现在活着的报刊也是发行量寥寥,苟延残喘。不借助网络这个工具,报刊只能像古文被白话文打得七零八落一样,最终成为收藏馆里的古董。


现在有哪位作家还敢对网络网民持傲慢态度?单就文人作家这个特殊的工作人群来说,写文章要用网络上的工具,投稿要用电子邮箱。即使你发在《当代》文学杂志上的大作;即使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书籍,要不经过网络传播,只能束之高阁在书店的书架上,迎接灰尘。


我们的余秋雨大师,在2009年那场“10位最差作家”排行榜后,被网民重提落泪门、诈捐门、中山公园题词门,在一系列的“门”事件中,余秋雨没正面回答过一次网络质疑,让关注余秋雨的网络粉丝们大失所望。于是有更多的余粉到余秋雨大师的博客里,翻箱倒柜,拿出博文“指正教育”余大师。




大师岂容网民刁民教育?面对如此的局面,全网文学爱好者都盯着余秋雨大师的时候,也正是余秋雨大师的名望更上一层楼的紧要关头。余秋雨大师不但不跟盯着他的文学爱好者沟通,反而是一霎那间,把阅读数亿的博客博文全部清零。


很显然,余秋雨大师是发狠了:让你们这些鱼鳖虾将一样的网民再来我博客里挑刺?博文清零,错误的证据全部没有了。看你们查个屌!


当余秋雨大师的粉丝们蜂拥到其博客查证时,发现没一篇博文了。关闭博客后,余大师在网上发言,道:自己从来不上网——不是余大师原话,是意译。


关注余秋雨大师的网民闻听此言,一下呵呵了,原来我们被余秋雨大师骗了这么多年呀!那么现在某软件上余大师作品付费朗诵也是假的了?是余大师为了收费割文学爱好者们的韭菜,骗人的?


三、余秋雨对批评指正,死不承认错误,还强词夺理

网上很多指正余秋雨大师文章里的错误,包括曾经文革期间,余大师是不是“助纣为虐”等,还有跟结发妻子离婚后娶著名戏剧演员马兰等等的一干事情。余大师从来不问不闻,这种度量的确堪称大师。这样长此以往,就会让喜欢余秋雨大师的网上粉丝们,把其划归到抄袭成性死猪不怕开水烫的郭敬明之列。




余秋雨大师怎么样余秋雨大师是个什么人,这是他个人的事情么?当然是也不全是,因为你余大师著述立说,不是自娱自乐,因为你的身份是“教授”,教授应该是教师里最高级别的吧!那么就要自律到严格的为人师表层面上来,这样说没错吧!


是昨天网上搜到《河南日报》网,2019年09月1日转载的《中国青年报》一篇记者采访余秋雨的文章后,觉得有话要说,才写下了如上的文字。


余秋雨大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总结说:


自己到今天才发现,《文化苦旅》的路线是“丝绸之路”,而《千年一叹》延展到了“一带一路”,“将文化和旅行结合在一起,让我想起中国人的一句古话,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”。


乖乖,余秋雨大师,在互联网刚发达的2009年,网络文学爱好者给你差评的十几年后,还敢把自己的作品自己抬高到“丝绸之路,一路一带”这分明说明余秋雨大师对政 也有先见之明嘛!这里就不展开发感慨了,相信网络读者并不是糊涂虫。




余秋雨大师接着回答记者:


确实有很多文学评论家把我说成是“文化散文”的开创者。


余秋雨:可能有两个原因,一是当年全国知识界都倾力于“控诉百年苦难”,而我却转过身来要去“寻找千年辉煌”,这对于海内外的华文读者,是一种精神补偿;二是我的“寻找千年辉煌”,必须亲自考察国内大量当时还荒草迷离的遗迹现场。


看余秋雨大师回答记者关于青年人怎么成为作家的“金玉良言”:


很多年长的学者认为,一个年轻人想成为作家,需要做很多方面的准备。但我的想法不太一样,想成为一个好的作家,首先要尽力维持自己的天性,不受太多污染,也就是以天真天籁的心境,敏感察觉世间不同形态的美,并且不断寻找让自己喜悦的表达方式。如果让各种“准备”扰乱了自己的天性,反而得不偿失。


青年作家如果出了大名,拥有很多读者,而且长期如此,那就一定会遭受大量“嫉妒性诽谤”。原因很可以理解:你把同行们期待着的读者群带走了。嫉妒的同行毕竟也会写作,有能力诽谤得有声有色、富于想象。


作为一个文学爱好者,我不想大段大段引用余秋雨大师,更不是断章取义。就凭最近余大师回答记者的采访言论,说明余秋雨大师仍然坚持着他十多年前的态度:不但死不认错,还强词夺理。




余秋雨大师已经习惯成性把自己当成了文化散文的开创者。全国知识分子都在控诉百年苦难,他去寻找千年辉煌。


一个不懂得反思,不敢反思,只知道敷衍趋势拍马屁的文人形象跃然纸上。余秋雨大师,百年苦难里包不包括文革那十年?


“尽力维持自己的天性,不受太多污染,也就是以天真天籁的心境,敏感察觉世间不同形态的美”。得了吧!一个矫揉造作,善于钻营的,从不反思,更没忏悔之意的“大师”,怎么还有脸做青年的导师?


什么叫嫉妒诽谤?怎么鲁迅,巴金,老舍,这些前辈作家大师们就很少有人诽谤嫉妒?怎么一样跟鲁迅巴金老师并列的郭沫若大师就总被批评诟病?


因为从郭沫若成名至今,更多的新老文人作家,都是从郭沫若为人不检点上,开始判断郭沫若的千秋文章的,而发出的批评。


在此,诚恳地请余秋雨大师,来评论一下郭沫若大师,好么?




最后感慨:作为一个网民,觉得,今天的互联网已经成为了一个公众人物的照妖镜,在这面照妖镜里,不管一个公众人物是天庭下凡兴风作浪的妖怪,还是起于微末的小鬼恶棍,互联网这面照妖镜能让任何人的嘴脸原形毕露。


所以,那些妖魔鬼怪,小鬼恶棍都惧怕网络。于是,妖魔鬼怪们,小鬼恶棍们,反过来批评这些求真求实,死缠烂打,揪住不道歉者不放的网民是“暴民”、是满身戾气的暴民。以至于,“红颜”一怒,关闭了自己能跟网民沟通的博客,保持掩耳盗铃的姿态。


呜呼!好笑么?好好笑也!


作者简介:老夫,一个资深网民。


参考资料:河南日报网 2019年09月1日


照片来源于网络,感谢拍摄者分享。